首頁

資訊

娛樂

華人

旅游

財經

教育

電視

時尚

書畫

法治

城市

健康

音樂

交通

環保

加入收藏
當代書法教育成果大家談·王岳川——【書法自信】關于當代書法教育的對話(2019年第42期)
2019-12-03 15:06


 
  嘉賓:王岳川
 
  記者:蘭干武
 
  時間:10月24日
 
  地點:北京王岳川寓所
 
  王岳川,北京大學書法藝術研究所所長,北京大學中文系文論室主任,教授、博導,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中國書協理事兼教育委員會副主任、全國教育書畫協會副會長、國際書法家協會副主席等。香港中國文化研究院院長、澳門大學人文學院客座教授、復旦大學等十所大學雙聘教授。曾擔任學術泰斗季羨林先生八年助手。
 
  出版著作50余部,在中外學術刊物上發表學術論文500余篇。致力于中國書法文化的世界化,在世界40多個國家傳播中國文化和書法藝術。

 
書法自信
 
——關于當代書法教育的對話
 
  
  蘭干武(以下簡稱“蘭”):王教授好,首先祝賀您今年10月12日在韓國首爾獲得“世界書法全北雙年展金獎”。當代書法與文化是可有可無還是非此不可的關系?最近書法界有一種聲音認為,當代書法好像還不能強調文化,或者當代書法不宜談文化。為什么?他們的意思就是現代與過去古人的傳統經典不一樣了,過去的書法都是那些政治家、軍事家或者作家寫的手札之類,現在這種生活已經一去不復返了,怎么還能談那種文化?換言之,這種看法認為,書法藝術就是一種純藝術。王教授,您怎么看這個問題?
 
  王岳川(以下簡稱“王”):這種看法有一定的道理,也有一定的現實現象為依據。但我是這么看的,今天的人的學問不能說和古人完全不搭界。今天,書法與文字、書法與國學、書法與儒家、書法與道家、書法與佛家、書法與音樂、書法與舞蹈、書法與建筑、書法和文房、書法和筆墨、書法和展廳、書法與國際文化都有多重關系,而文字、國學、儒道佛、音樂、舞蹈、建筑等等都有不可分離的關系,這些都是文化。
 
  書法首先就是雅俗共賞文化。中國的文明得以幸存,之所以沒有消亡,是漢字產生出一門以漢字為基礎的“書法”藝術守護著她,愛護著她,并見證了書法和文字之不可分。一個不識字、寫錯字的書法家,嚴格來說是殘缺的書家。人生學文識字始,人學文化是從識字開始,字都不認識,那就是缺文化。
 
  其實文化不可怕,沒有文化才可怕。文化也沒有那么玄,它包括由低到高不斷提升的四部分:第一,底層部分叫做衣、食、住、行,放眼看去書法和衣食住行文化交融無礙。第二,中層是琴、棋、書、畫。琴房里有書法,棋社里邊有書法作品,書房畫廊中書法更是比比皆是,沒有違和感。第三,高層是經、史、子、集。在國家級殿堂當中,在國家圖書館博物館中,在最高學府北京大學中,里邊到處都可見書法作品——出經入史、諸子百家、詩文集的書法書寫是文化,而且是高級文化。第四,頂層,就是極少數人能達到的天地境界和生死領悟,這里面歷代文人抒發情思悟性的書法可以車載斗量——書法有著廣闊天地。可見書法是中國最廣泛的一門藝術,書法與文化的各個維度,低到衣食住行中,中到琴棋書畫,高到經史子集,頂級到了生死感悟的天地境界,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系。
 
  所以我們不要一說起文化,好像就是抽象理論、高頭講章,不食人間煙火。其實文化就像空氣一樣彌漫周遭,就在我們生活當中。離開空氣人活不了,離開文化人活不好。文化書法或者書法文化,不是說只要文化而不要書法技法,更不是說不要書法的藝術形式感,而是說:要和我們生命當中文化的各個層次、階段、形態充分融洽起來,不要將書法弄成純粹炫技,變成一種單一的技巧。這種單一技巧論在古代書法行不通,在今日書法也行不遠。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書法技法屬于中級階段。高級階段它還是要與文化結合起來,才有廣闊的空間和愿景。
 
  尤其在今天,中國作為一個大國、強國,“漢字文化圈”的書法家們,關起門來進行玩技巧的純藝術書法,這與“漢字文化圈”重建和大國“漢字文化”向整個世界的播撒傳播不合拍。如果書法僅僅是幾個人某個組織自己關起門來玩、來評獎、來小眾,書法領域就萎縮變小了。在古代,書法當然是由布衣白丁轉向士人官人的“敲門磚”,是考中升官的必由之路,也是文人雅士、騷人墨客與皇上進行對答的途徑。諸如倉頡造字與皇帝的關系,李斯小篆與秦始皇的關系,梁武帝喜愛王羲之命周興嗣集字《千字文》的關系,唐太宗與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的書法對話等,而米芾與宋徽宗的問答“蔡卞得筆而乏逸韻,蔡襄勒字,沈遼排字,黃庭堅描字,蘇軾畫字……臣書刷字”非常著名,這等事情很多。今天書法在政治領域中淡化了,在反腐的官本位之后淡化了,但在中考、高考中又提升了——教育部明文規2020年全國中考和高考要在語文考卷中,加考10分書法題。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華民族已經從崇拜西方轉向自我重塑,從文化自卑到文化自信,從廢除漢字到漢字書法自信,而書法自信肯定包括書法文化的自信,而不僅僅是書法技巧的自信。
 
  從本體上看,書法不是球賽,不是競技表演。書法是中國文化重中之重,其承擔著太多的文化重量,切莫將它淺化、低化、俗化。反過來,我認為文化書法或者書法文化從來不否定書法技法,技法已然包容在文化書法或書法文化中,成為“技進道”的和諧整體,而不是彼此對抗分崩離析“反文化書法”,那樣的書法就太狹窄局促了。
 
  蘭:在書法里不談文化是形而下的,境界太小了,把書法玩小了。好,我們再談另外一個問題,剛好看到一個新聞,山東有一個書法學院掛牌成立了。您看我們當代書法教育,這種大學書法教育力量夠不夠?是不是還需要有大量的書法學院?
 
  王:教育部在兩三年前成立了(教育部全國)教育書畫協會。張副部長擔任主席會長,言恭達和我們幾個是副主席。去年言恭達先生又在(教育部全國)教育書畫協會下邊成立了“高等書法教育分會”,言恭達擔任會長,我和解小青是常務副會長,下邊幾所高校書法一把手做了副會長。這說明一個新時代即將到來——書法進入教育體制,進入高等教育教學模式。如果說教育部過去對書法不太重視,那么現在已經越來越重視了。今年學會主席團的會議開了四次,而且在今年12月初,將在北京召開“高等書法教育學術研討會”。現在全國各個高校都想成為本會理事單位,要加入進來,因而,山東成立書法學院只是一個征兆。據我在教育部了解,全國有3000多所大學,有300多所大學或學院成立了書法院、系、所,今后會如雨后春筍般地出現。今是“高等書法教育分會”掛牌的第一年,現在已經有幾百所大學參加,如果明年擴成近千所大學或學院,今后會逐漸壯大成為有3000多個大學的高教書法體系,加上教育部要求明年中高考要考書法題,無疑普通小學教育也會聞風而動,這預示著一個新的書法教育動態已然出現。
 
  我們知道,1981年中國書協成立,2019年全國高等書法教育學會成立,這意味著書法納入了國家教育體制,納入了國家大學的現代教學體系。今后書法本科、碩士、博士、博士后會層出不窮,國外孔子學院也在面對200多個國家、一億多外國人教漢字和書法。盡管社會上也會有人說,有些博士不會寫字,有些教授也寫不太好,沒關系,人都不是神,不會生而知之,會習而知之,不斷進步。張海先生在鄭州大學城成立了書法院,還申請到刊號辦了一個刊物《大學書法》。我預感中國書法將迎來自己最好的時代,因為中高考指揮棒開始調整教育格局,教育部成立了全國高等書法教育學會,孔子學院大量地教授外國人學習漢字和書法。在東方大國文化重新引起世界關注的時候,我想說,文化書法和書法文化正當其時!
 
  我在高校工作了40年,在北京大學教書32年,我意識到高等院校教學非常嚴格公平,從命題、評審、結論都有一整套的規范。比如說沒有一個評委可以每一年都當評委,有個巨大的評委資料庫每年電腦隨機抽選不同評委。還施行匿名評審制度,你永遠不知道外邊有多少其他教授擔任評審。為評審博士、碩士論文或者評獎,大學已經找到了一條可行的客觀公正的方法,我相信高校采用的這種方式可以讓過去書法創作和評獎沒有紅黃綠交通信號燈情況下的隨便做,在今后違規會更少,更加客觀公平公正,杜絕山頭主義,大家按照規定來做,這是書法與時俱進的好事。
 
  書法高等教育正在理清中國書法的一條線——過去都是成年人的書法競爭——國展、蘭亭展等各種展出參與者都是成年人。今后高等書法教育學會將組織全國青少年書法展、全國青少年書法老師書法展等。高等教育書法學會還成立了一個海外國際部,負責國際展出和教學。這個部門剛剛成立,我們就在聯合國舉辦了“二十四節氣書法展”,主要是小型作品,每位書家寫一兩個節氣,我寫了“立秋”“處暑”,言恭達先生寫的是“立春”等。這24件小作品在美國展出的時候,很多外國人很感興趣。因為每一個節氣通過書法在講述“中國的故事”。我認為高校教授、博導加入書法界,提升書法的文化分量無疑是好事,書法界應該歡迎,因為我們共同的目的不是寫字賺錢或捧紅幾個人,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我們寫書法是為了弘揚中國“漢字文化圈”,弘揚中華民族的文化軟實力,提升國家書法自信和書法文化綜合實力。有這么一個大目標,書法界勢必會少很多私人怨氣和爭斗,以及意氣用事。有了大學的參與,書法大展的評價標準會更加客觀公正,使書法更具有正大氣象。
 
  蘭:前兩年一直在倡導書法進課堂,首先從教師培訓。如果教師都沒有,怎么教學生?為什么這幾年書法進課堂效果不太明顯,是因為缺乏書法教師是吧?
 
  王:這個問題我們在教育部開會的時候,教育部的幾位司長也參加傾聽了意見。大家考慮今后的書法考級制度,教育部門要逐漸正規化。比如要在北大教書,就必須有教師證,如果沒有教師證,才高八斗互相吹捧說多么厲害都沒有用,沒有教師資格不能教書,今后我相信各級書法班都會進入正規化過程,必須經過教育系統的認證才有這個資格,就像我們要考駕照才能駕車一樣。說自己技術很好,就上路了,肯定重罰。
 
  蘭:我覺得這是一種規范化,更嚴格的系統化的一種管理是很好的,但是有沒有這樣的問題,教育系統的人給你發證,但是他書法水平還沒有提高,怎么辨認書法水準?
 
  王:有道理,這個機構一定要事先把書法高手引進來,在統一部署下,把很多書法高人整合到高校,成為書法專家庫的成員,廣納賢才請他們進來。
 
  蘭:現在中小學缺很多書法教師。明年中高考要考書法題,學生們應該怎樣學習書法備考呢?
 
  王:首先要大量培養中小學書法老師。今年12月份召開的書法高等教育研討會將圍繞書法教育如何做、對當前書法教育的現狀怎么評估、它有什么嚴重問題、未來怎么發展等展開,相信會議意見會成為今后教育部決策的一部分,或者起碼可作為決策的參考。當務之急是培訓中小學書法教師,或把一些書法家送到中小學校里去教書。同時,明年高考這一指揮棒也會慢慢讓很多校長意識到升學率與書法也相關。2019年高考有1035萬人參加考試,中考有3000多萬人參加考試,加起來考生將近5000萬人,而這5000萬人身后站著一個億的家長。書法正牽動很多人的心。明年高考中考要考書法題,孩子們應做哪些準備?從哪個方向入手復習?這也是很大的一個范圍。一般來說,命題考試不會給學生們出很偏的題目,也不會出臨帖技法的題,主要出書法文化題目或者書法史上五體書之類的題目。考書法題的目的在于糾正提筆忘字,意在讓廣大學生“寫好中國字,做好中國人”——提高整個民族書法文化的知識和素養,而不是僅僅出幾個小書法家或捧回個獎杯,那目光就太短淺了!如果把全民都調動起來,書法就有了強大的生力軍和守正創新的后備力量,善莫大焉。
 
  蘭:前幾年上海《書法》雜志跟我們也做了一期訪談,說當代書法是不是比賽太多,是不是太影響大家,太浮躁了。我覺得書法比賽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我們十幾億人,一個書法展去一千多人,有時候一個縣才幾百人參展,如果能十個省市同時展出一些作品,才會有影響。
 
  王:今后會有1.5億人來關心書法、重視書法。今年北京小學一年級就發了《書法》課本,要求6歲的孩子學習書法,教育部規定是三年級就開始要寫毛筆書法。我們必須認識到,在大國崛起形成文化自信的新時代,書法文化自信非常關鍵。這意味著書法一定不能排斥文化。您知道,最近教育部命題的中小學語文課本中砍掉了一些西方的或者當代的散文和文章,增加了相當多的古詩、古詞、古文。我看后感到有相當的難度。我們書法界人士要有緊迫感,孩子們經過正規踏實的學習,他對古詩、古詞、古文、駢文了如指掌,又有良好的書法老師進行培養,中國書法會出現極為廣泛、驚天動地的“書法新生代”,書法文化的未來無疑是美好的。
 
  蘭:北京大學書法藝術研究所前身為“北京大學書法研究會”,1917年由蔡元培先生創建,1918年沈尹默調任為研究會的會長。那么,北大書法所是否繼承了“書法研究會”傳統?是什么時候成立的呢?
 
  王:北大書法藝術研究所成立于2003年11月8日。成立大會上我提出北大書法教學方針和教學理念是繼承百年前北大書法研究會傳統,進而提出“文化書法”,反對空洞無物的形式書法,更要遠離種種怪誕書法。我在開學典禮上說,北京大學書法藝術研究所書法人才教育理念是“文化書法”,而教學綱領是“回歸經典,走進魏晉,守正創新,正大氣象”。于是,“文化書法”引起了書法界廣泛關注,并引發了論爭和認同的文化博弈。“文化書法”觀念運用在北京大學書法藝術研究所研究生教學中,逐漸成為北大書法專業的教學模式和教學理念。在近十屆研究生和精英班教學工作中,得到了書法所教授群體和研究生們的不斷充實和認同支持,并逐漸成為北京大學書法藝術研究所的教學指導思想,被同學們簡稱為“十六字方針”。
 
  “文化書法”的提出基于這樣的考慮,它的前提是當今中國出現了“反文化”的書法。主要是現代派和后現代派,后現代主義的基本策略是反文化、反美學、反中心、反歷史、反人文主義,是西方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歐美人處身于大屠殺、法西斯軍國主義、戰爭暴力之中,痛苦失望乃至絕望,于是對文藝復興以來的人的宗旨、人性的美好失望而走向反文化。因此“奧斯維辛之后,寫詩是野蠻的”,什么意思呢?就是當戰爭殺戮變成無限殘酷的時候,再寫優美的詩就是用謊言遮蔽這個罪惡世界。于是一些西方藝術說世界很丑,我的藝術比世界還丑,就出現了一個“比丑”的“后現代主義”。后現代主義是西方精神頹廢的寫照,是西方人頹喪藝術失敗的象征,而中國一些人把這些頹喪的過時的文化破爛拿來取傲于國民,非常可笑!那些人讀過哪幾本英文后現代的原版本?是否了解他們精神頹喪的現狀?……如果讀不懂原著,就沒有資格來談什么后現代,只是低級的抄襲而已。書法要清潔文化環境,第一就是要反對后現代的“反文化書法”。因而提出了一個新的觀念——“文化書法”,它的含義就是要寫典雅優美的書風,傳承中國文人書法和學者書法的命脈——書法文化精神!
 
  蘭:您擔任北京大學書法藝術研究所所長多年,讀者朋友想了解一下,這些年北大書法所主要取得了哪些成就?
 
  王:成就談不上,大抵做了以下工作:招收書法研究生班、精英班,帶團到國內外舉辦書法展,出版“文化書法叢書”,出版《文化書法》雜志,發行《北大書法報》,運行“北大文化書法網”等。
 
  北京大學書法藝術研究所自成立以來,除了招收博士生碩士生以外,招收了100多名書法專業的訪問學者(各高校教授級),面向全國招收了四屆“書法研究生課程班”學員約250人,目前已有數人獲得北大書法碩士學位,學員中有近60名先后成為了中國書協會員,其中,中國書協理事有近10名;2013年以后招收了三屆“北京大學書法名師精英班”約150人;共招收研究生和精英班學員約400名,使書法通過高等學府而具有更廣闊的大文化視野,由技近乎道而成為國家“文化軟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中國文化的世界化進程中,將中國文化中可貴的書法文化精神加以振興,并大力向海外輸出中國書法文化。
 
  主編出版“文化書法叢書”和理論著作30部,出版《北大學術書法研究生書法精品集》20部;主編《北大書法報》10期,出版刊物《文化書法》6期;召開國際書法會議和舉辦國際書法展數十次(日本、韓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等);組織師生出訪英國、德國、法國、美國、瑞士、捷克、印尼、古巴、牙買加、哥斯達黎加等國,并舉辦書法展和書法文化講座,傳播中國文化和書法藝術。
 
  堅持“守正創新,正大氣象”的宗旨,在海內外舉辦書法大展近百次。展出北京大學書法藝術研究所十六年來招收近500名訪問學者和研究生精英班學員中部分師生優秀書法作品,內容以經史子集為根基,形式上五體皆備,美學上追求恢宏磅礴的大美,集中體現北大師生“文化書法”風格。“北大書法所王岳川師生書法展”海內外巡展近40場,十六年來,北大書法所在國內外展開巡回展:北大圖書館展(8次)、百年大講堂展(6次)、太廟展、中國美術館展、上海展、杭州展、長沙展、濰坊展、泰安展、合肥展、呼和浩特展、深圳展、海南三沙展、香港展、澳門展,美國展、韓國展、新加坡展、印尼展、馬拉西亞展等等。
 
  在各地設立“北大書法所創研基地”。多年前,北京大學書法藝術研究所山東省臨沂市在王羲之故居創辦了第一個創研基地,弘揚王羲之的書法。第二個創研基地選址海南。究其原因,海南作為中國最南邊的省,首先其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其次,海南專門成立了中學書法教育協會,用以培訓中學書法老師,當地中學書法老師的書法水平相對較高;同時,在該省創辦書法創研基地,也合乎教育部在3年前出臺的中小學必須配備書法老師的規定。目前海南省的書法創研基地運行良好,社會反響頗佳。未來5年,北京大學書法藝術研究所將在嚴格考察的基礎上,在全國再創辦多個創研基地。
 
  蘭:中國高等院校——美術院校、師范院校和綜合性大學,應該有不同的教學模式,北大書法所的教學方式是怎樣的呢?
 
  王:中國高校每個院校都有自己的教學特色,比如美術學院偏重西方的美術思潮播介,師范院校偏重于三筆書(硬筆、毛筆、粉筆),而北京大學作為綜合性大學書法教育的特色,就是利用北大名師滿園的特點,將書法和國學文化緊密結合。
 
  1.書法與文化交融的教學措施
 
  北大書法研究所教學特點首先在于注重“書法文化”與“文化書法”,堅持“四個強調”,即強調“文化書法”是區別于美院系統和師范系統的一個特點,是綜合性學府北京大學的特色,文化書法是綜合性大學書法教育的綱領;強調“文化書法”與“書法文化”的緊密關系和中西文化整合的創新,以及與傳統的連接和對未來的拓展;強調“文化書法”對當今書法出現的問題加以反思;強調在大國崛起、國家提升“文化軟實力”的時刻,應該進一步堅持書法文化創新而推出“文化書法”。
 
  2.注重書法與文字的本體關系
 
  書法的“書”有三層含義。其一是文字,其二是書寫,其三是書本,均與“六書”的關系緊密。“六書”概念始見于《周禮·地官·保氏》“保氏掌諫王惡而養國子以道,乃教之六藝……五曰六書”。班固《漢書·藝文志》把六書之名定為象形、象事、象意、象聲、轉注、假借。東漢許慎在《說文解字》中進一步對古文字構成規則概括歸納為:“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象形、指事、會意、形聲是造字法,轉注、假借指的是后來衍生發展的文字的使用方式。書法在漢字六書中通過象形指事形聲會意的意義凸顯中國書法的精神氣質,是對華夏美學和文字精神的領悟性創造。書法藝術對中國文化的特殊貢獻,除了線條的藝術以外,和八面出鋒、陰陽向背、中和之道、不偏不倚大有關系。中國藝術不重野蠻、暴力、夸張、變態的因素,更多強調的是書法的典雅溫潤和不偏不倚的人文之美。
 
  3.重技法與重文化提升同步
 
  書法技法一般是容易達到某個專業標準的。書法的初級階段技法是關鍵,不管是美術院校還是師范院校的本科,不管是教書法,還是教美術,都是以技法為主,因為對象是初學者,或者是根基不深者,必須要經過嚴格的技法訓練,使他了解五體書法每家每派的基本寫法、構架形式、用筆、章法、墨法、字法。但到了研究生階段就不是這樣,他除了鞏固技法以外,還需要了解更多的經、史、子、集、詩詞作法和散文寫法,然后去創作一幅大氣磅礴、具有新意的書法作品。到了博士階段,更加需要一種大氣磅礴、大氣盤旋的文化眼光、胸襟和氣度,更加需要領書法潮流之先,而且要了解當代書法創作格局和問題所在,創作出新作品。如果到了碩士階段,甚至到了博士階段還去講技法——還在弄中學大學期間應該完成的技法訓練,那問題就很大了。大學里書法碩士生和博士生的培養就是要超越單一技法訓練,就是要培養把技法和文化整合起來的全新創新人才,只有這樣,中國書法的明天才會后繼有人。明代王鐸“一日臨帖,一日創作”,這是對傳統很深厚的傳承。我采取的也是這個辦法,從悠久的傳統經典中吸收營養。中國書法確實是很精到的,如果只是每天自己重復寫自己,就會越寫越差,因為是在“鞏固錯誤”。所以今天很多書法展沒法看,進去看幾分鐘就覺得難受頭疼,就是因為他們沒有傳統,沒有根基,是無本之木,無源之水。
 
  4.書法與國學的互動
 
  書法與國學具有本體論的血脈關系,文字與書法、國學與書法、美學與書法、其他藝術與書法、書法與人格、書法與世界等,均呈現東方書法對人類精神的重要性。真正的書法家將文化作為自己的生命線而“四大皆備”:其一,書法諸體皆備,了然于心;其二,是具有銳利的識別鑒賞和批評能力,眼光獨特而風格高雅;其三,是知悉今天和未來將出現什么書法形態,需要什么書法美學原則;其四,具有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的情懷和超越時代的審美能力。就書法教育而言,堅持文化書法經典和守正創新,正確處理書法與時代、書法與生活、書法與文化、書法與國學、書法與心靈的關系,尤為重要。
 
  5.學習經典、回歸經典才能守正創新
 
  學習經典是學習中國書法歷史上歷代經典,重中之重是王羲之。我強調走進經典,尊重經典,尊重國學,尊重中華民族文化精神。為什么最推崇王羲之?因為王羲之諸體皆善,蔚為大觀。可以看他的楷書《黃庭經》《樂毅論》;行書《姨母帖》《蘭亭序》《喪亂帖》;草書《初月帖》《行穰帖》《十七帖》等,都非常精到,實為典范。王羲之將漢魏拙樸書風轉為自然流美書風,將魏晉崇尚的“不激不勵,風規自遠”的“中和”之人格美書法美,發揮到盡善盡美之境,形成傳承古代精髓,獨標新意的雅致飄逸、剛柔相濟的書法美學理念。王羲之書法極具包容性與豐富性,這種多樣性的創新成為歷代文人學士學習書法的圭臬,其根源與中國人內心“和諧”觀相和鳴。正是這一剛柔相濟的書法獲得“龍跳天門,虎臥鳳闕”之美譽,并雄霸書壇一千六百多年,使得帖學的瀟灑流美之風成為中國書法史的主流。
 
  蘭:您在北大書法所成立之初就提出“文化書法”,現在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您當初是怎么考慮這個問題的?
 
  王:第一,文化書法是全球化和西化思潮中的中國東方書法文化復興運動。書法是藝術,但書法更是文化,文化是書法的根本。文化書法不是一種書體,你們看北京大學書法展,哪一幅是藝術書法,哪一幅是文化書法,哪一幅是后殖民書法?文化書法不是書體,也不僅僅是書風,它是對書法的本質界定的審美文化要求,一種藝術厚重的文化吁求。文化書法反對一切人為的、做作炒作的書法,強調書法的精神生態和文化生態,強調精神生態的平衡,反對一切拼湊的西化書風和泥古不化的書風。
 
  第二,高等院校招收書法博士、碩士生,北京大學強調書法和文化的有機聯系,它要糾正以下六個主義:一是書法唯技術主義,二是書法唯美術主義,三是書法唯精英主義,四是書法唯視覺主義,五是書法唯本能主義,六是書法媚外主義。
 
  第三,文化書法不想成為西方二流藝術的模仿,也不認可西方的審美趣味及其藝術風尚會成為人類唯一的欣賞方式,而是要求重視我們東方的文化和西方的文化加以重新組合變成一種“新書法、大書法”。反對崇洋媚外,堅持書法文化對人的塑造性。文化書法抵制書法消費主義、書法拜金主義、書法部落主義、書法市場主義,讓書法回到書法文化,讓書法成為經典書法,讓書法進入文化高地,書法不要疊加那么多名利之類非書法的東西。
 
  第四,書法的文化起碼包括四個層面:一是文字的正誤,二是古文字的嚴格和書體的轉變,三是詩詞的平仄和韻律,最后是經史子集當中的那些精華。文化書法是大學書法教育的綱領,強調書法首先是生命修為和文化承擔。文化書法是要恢復傳統當中有生命力的、經典的那些審美儀式、那些生活方式和那些我們書法藝術的美學感受方式。
 
  第五,文化書法注重中國書法的國際交流,通過以中、日、韓為主的高等院校進行互相交流,隨著國際書法家協會在韓國成立,中、日、韓書法家、書法教育家、書法理論家將增進聯系。我想不久的將來,“書法東亞文化圈”會建立起來。就北京大學而言,文化書法的提出是它堅持一個信念:書法是文化的,不僅指文化是書法指紋,更是書法的中國身份。
 
  第六,文化書法有信心,在今天西方欣賞方式整體影響了東方的時候,我們應該將書法的欣賞方式影響東亞和西方,以中國、韓國、日本為主的東方書法也應該去影響修正整個人類的欣賞方式,我相信這一天隨著中國崛起終會到來!
 
  蘭:你們強調文化書法非常有現實意義,因為現在大多數書法人沒文化,也不重視文化。那么,您認為北大書法藝術研究所在當代大學書法教育中的地位如何?
 
  王:北大書法藝術研究所成立16年了,在書法界、學術界和社會上具有正面的形象。百年前沈尹默擔當“北京大學書法研究會”重任,對中國書法界影響巨大。百年后北大書法所繼承沈尹默“書法研究會”的基本思想和美學原則,進一步推進中國書法的文化化、國際化。北大作為中國最高學府,鼓勵創新。而書法創新非常復雜,要非常謹慎。因為“創新”是對一個書法時代的基本要求,而不是對每個書法家的要求。正如生活中每一個人都會面臨哲學問題一樣,但每個人都不一定要成為哲學家;正如金字塔地基很寬,但代表最高高度的只有金字塔頂上的巨石。天才和創新不是經常出現的,真正的原創性是少數人的事情,而原創性的潛在大師必須“四大皆備”:一是書法諸體皆備、了然于心;二是具有非常銳利的識別鑒賞和批評能力,眼光獨特,批評超邁,風格高雅;三是他知道今天和未來將出現什么書法形態,需要什么書法美學原則,將出現什么樣的書法大家,而絕不是盲目跟風;第四,具有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的情懷和超越時代的能力,所以真正偉大的書法家是“珍稀動物”。
 
  北大書法藝術研究所堅持“守正創新”,在國際書法界獲得了高度的評價。我們堅持認為,只有那些堅持“守正”——從經典中升華出新的書法境界、“創新”——將中國書法經驗逐漸世界化而成為人類的審美經驗的書法大師,才真正代表了中國書法乃至世界書法的未來。應該對整個東亞書法未來走向提出有創見意義的見解,使東方書法經驗不斷世界化,成為包括西方在內的整個人類的精神財富。我相信,二十一世紀的書法,將進入推出書法名家和大家的歷史進程。當代書家若能吸收傳統經典并站在新世紀的新高度,并具有世界性的文化戰略眼光,一定會成為二十一世紀的名家乃至大家!就這個意義而言,北大書法所的書法地位,似乎可以呈現出中國文化在書法界的地位。
 
  蘭:您作為一位國學家、會通中西的學問家,會有很多精力來從事書法方面的教育嗎?您在北大書法研究所中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王:我在做國學和中西文化比較時,醉心于中國書法教學、臨習、創作。因為熊秉明說過“書法是中國國學和中國文化核心的核心”,我對此深為認同。作為北大書法藝術研究所所長,我多年來不敢懈怠。首先提出了“文化書法”和“十六字教學理念”。知易行難,我不僅提出文化書法的理論,而且也長期身體力行為自己的理想聯合更多的志同道合者,打造出了一個實踐基地,廣泛招收海內外書法訪問學者和書法博士、碩士,以及書法研究生班和書法精英班學員,同時到海外辦多國參加的書法展無數次,以完成文化書法的理想,推動書法的守正創新。我相信,高等學府培養高端書法精英人才,對中國書法界從長期業余自學走向大學體制專業訓練,有百利而無一害。可以說,必要的學術文化訓練可以修正書法界的急功近利傾向,還可以為真正的書法家提供將文史哲、考古作為中國知識型闡釋的文化平臺。
 
  另外,還制作了優質的書法教育資源,服務廣大中高考青少年學生。今年將出版我主編的十余部專業書,主要有《簡明中國書法史》《簡明中國書論史》《王羲之王獻之》《書法深造指南》《書法勵志故事》《詩詞與書法》《文化書法美學立場》《北大文化書法》《書法模擬題庫》《書法考古與真偽鑒定》等。因為按照教育部的要求,2020年全國中高考將增加書法題考試。中國現在有3億孩子在學書法,牽動著6億父母的心,面對當下對優質書法教育資源的迫切需求,北京大學書法研究所正在拍攝錄制100集的書法臨帖教學篇視頻,從介紹每個經典名帖的作者開始,然后教大家如何寫顏體、歐體,行書、草書等等,制作好的視頻內容將投放到各大書店。針對現在年輕人獲取知識時間的碎片化,我也與新媒體喜馬拉雅FM合作,用音頻講述國學,用視頻展示書法與文化,便于人們在上下班的途中收聽或收看。除此之外,北京電視臺今年也將與北京大學合作拍攝20集書法視頻,北京大學書法研究所也會提供相應的學術支持。
 
  除了上邊的具體工作以外,我在北大書法所教學中,堅持正確的教學理念,堅守書法就是文化審美載體,它體現在四個方面:
 
  第一,學員們必須廣泛臨經典名帖,篆、隸、行、楷、草五體皆備,不可有鉆利心態,而要具有書法的文化心態。說一句比較通透的話,一個楷書家和一個脫盲者的區別在于,一個脫盲者只需認識3000字就可以開始讀書,而一個寫楷書的書法家,要認識2萬-3萬字才可以開始寫字,什么意思呢?書法家看一眼就應該知道是歐體(歐陽詢的字體),還是顏真卿的顏體,包括《顏勤禮碑》《顏家廟碑》《多寶塔碑》等。要熟悉王羲之1000字、智永1000字、歐陽詢1000字、虞世南1000字、褚遂良1000字、柳公權1000字、趙孟頫1000字等等,等到他看了10至30位楷書大家,熟悉每人1000字的時候,他的所有認知、辨別的能力就會有所提升。如果一個所謂的書法家連鐘繇、王羲之、歐陽詢、褚遂良、顏真卿、趙孟頫的字都辨別不了,寫不出來,就稱不上書法家。今日書法界很多所謂的書家是不真實、不可信的,文化的滯后和趣味淺俗使得書法精神大打折扣。當下,書法成為中國藝術中入門門檻最低的一種藝術形式,有的人似乎會寫自己名字都敢稱自己是書法家,這導致了中國書法的良莠不分。我們現在要恢復書法的清潔空氣,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恢復書法的文化屬性。首先要認字,其次要有正確的書寫,其三要感受到書法國學內容的宏偉壯麗!書法文化是很重要的,不可買櫝還珠!
 
  第二,要求學生在北大深造過程中懂得經、史、子、集。書法家寫的內容不能天天寫“床前明月光”“朝辭白帝彩云間”,一定要拓展文化視野,多寫經、史、子、集。“經”分成“十三經”,起碼要讀“五經”——《詩》《書》《禮》《易》《春秋》,還要書寫“四書”——《大學》《論語》《孟子》《中庸》。書寫四書五經,包括所說的經史子集之后,還必須要了解《二十五史》,包括司馬光的《資治通鑒》。如果一個書法家不懂歷史,前言不搭后語,清朝和明朝搞不清,明朝和宋朝混亂說辭,那是很可笑的,這是書法書寫的內容。
 
  第三,書法的文化性在于書寫正能量。中國書法是所有藝術當中最干凈的藝術,小說、電影、繪畫有垃圾的、不堪入目的,唯獨書法是最干凈的,只寫中國精神中對國民有激勵作用、對民族有提升作用的文化正能量。書法文化是“文化軟實力”的一部分,是中國文化的標桿。
 
  第四,書法的國際性比任何一種藝術都更加重要。我說過,中國的書法曾經影響過東南亞,影響過“漢語文化圈”。如今這些漢字文化圈成員如日本、韓國、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新加坡等等,都紛紛背離中國,背叛中國的文化,投向美國。面對這種情況,中國要成為全球大國、強國,我認為鄧小平所說的“一手硬、一手軟”必須重視。當前僅僅在經濟、軍事、科技上投入是遠遠不夠的,應該加大在文化藝術和教育上的投入,否則“漢字文化圈”就會變成“花圈”。中國文化的先進性和對全球影響的普世性,就會變成一個烏托邦。
 
  蘭:具體的書法教育非常繁復,您具體的教育理念是什么呢?
 
  王:我的教育理念包括以下三個方面:
 
  其一,堅持“以手指月”的教學理念。“守正創新”必須對中國書法傳統的三個維度加以洞悉,其一,中國書法帖學傳統經典,這是中國書法傳統的主流;其二,中國書法碑學傳統;其三,中國書法的民間傳統。后二者是對書法帖學主流的補充。如果將三者絕對化,或者碑學成為時髦,或者民間書法成為時髦,都存在以偏概全的問題,只有以帖學為主流的多元書法局面,才是創新的前提和保證。在明白技近乎道的規律弄清“道”的方向后,還應對“技”加以厘定。在人們日益熱衷的技法問題上,我以為要有扎實的功底,要“取法乎上”。有很多人練書法,不是去臨傳統的“法書”,而是去練當代書法家的俗字,甚至練自己老師的書法。忘記了書法教育的要義是“以手指月”——學生通過老師的手指(現象)去看到月亮(本體——書法經典),而不是去看老師的手指。月亮就是傳統,是歷代的法書,就是書法經典。學得越像老師而離書法經典越遠。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日本。我曾經和日本書法界打交道多年,發現他們在書法上重大的教學失誤是,不管是在書法班還是在大學,日本的一些書法老師都要求他們的弟子、學生寫得像老師,這是一個天大的誤區,可謂“毀人不倦”。中國的書法傳統是“以手指月”,就是告訴你一條路,通過這條路走向傳統經典,去看歷代法書那精深的內核!
 
  其二,堅持書法書寫的日常性、自然性,絕不鼓勵學員們為參展或展覽效應而練書法。制定長遠計劃,“回歸經典”是整個書法史上強調對歷代書法經典的整體回歸,是對書法史上經典作品的全面重新體認,要求學員通臨中國書法史上經典名帖,提升自我的審美趣味脫離庸俗和低級趣味;“走進魏晉”凸顯中國書法回歸經典中最為重要的是走進文化自覺時期的魏晉情懷、魏晉精神、魏晉風度、魏晉風骨。魏晉是中國書法真正覺醒的時代,優雅的“晉韻”與文化含金量很高的“二王筆法”已然成為中國書法的格高韻深、直觀玄遠、生命體悟的代表,“使得書法成為人寄情抒懷的精神慰藉和追求高邁的魏晉風骨”的人生理想的文化載體。堅持“守正創新”,我既不贊同對傳統書法簡單地陳陳相因、亦步亦趨,也不欣賞對現代書法的表象描摹因襲。守正創新要求書法發展方向正。呼喚“正大氣象”的書風回歸,對當代書法教育提出了很高的審美文化要求,因為當代中國崛起在世界文化語境中必須在正本清源之后有大境界、大氣象、大美學。中國書法新世紀復興需要書法大家,需要具有經典型、嚴謹性的書法大師。
 
  其三,堅持書法的文化性。“文化書法”的提出具有四個方面的訴求:強調“文化書法”是大學書法教育的綱領,意在恢復傳統中有生命力的經典儀式、生活方式和書法感受方式;強調“文化書法”與“書法文化”的緊密關系,強調中西藝術文化整合的創新;強調“文化書法”與傳統守成和未來拓展的關系;強調“文化書法”關系到中國文化形象,不能全盤西化,而是要不斷拓展成為世界性的藝術,從一個世紀的文化虛無主義中走出來,從主體性的誤區——小我一己的狂妄中走出來,進一步堅持書法文化創新而堅持書法的文化高境界。
 
  蘭:您既是中國書協理事和教育委員會副主任,又是全國教育書畫協會副會長,您怎樣看待四十年來書法教育成果?
 
  王:近四十年書法教育成果不容樂觀,但也不必悲觀,應該實事求是地面對問題,找到問題,開通思路,提升書法品格和教學境界。近三十年來,中國書法復興運動的審美特征表現為:一、書法觀念復興,每個人通過不同的書法觀念和形式表達自己的情感;二、書法作為國粹是一門表現國家文化身份的藝術文化;三、書法具有新時期當代國際交往的屬性。在全球化時代,中國與韓國、中國與日本、中國與西方有了書法團體的互相交流訪問和展出,包括青少年書法教育、大學書法教育、研究生書法教育、博士和博士后書法教育等,都在逐漸摸索經驗,總結理論,指導實踐,迎來書法發展的新局面。但是在全盤西化浪潮中,國內書壇也流行過名目繁多的流派,如現代派、后現代派、書法行為派、墨象派、流行書風、新古典主義、書法主義、學院派、新文人書法、藝術書法等,需要認真清理,不能再東施效顰,跟著西方現代后現代后邊吹,而要確定書法自覺和書法自信,走在新世紀中國書法的大路上!
 
  蘭:書法功能如果不僅僅是技法或者是獲獎,它是如何表達自我經驗或者中國經驗的呢?
 
  王:中國經驗是以漢民族為核心的經驗。“中國”這個詞早在甲骨文、篆書里面就有了,在出土的青銅器銘文上就有這兩個字,但最早指的是中央之國——中原,然后擴大到了中原大國,現在是指全中國。中國經驗是把兄弟民族的經驗都吸納過來后以漢民族為主的一種中國經驗。那么,書法如何去表達中國經驗呢?從表面上看好像顯得比較玄,其實就是中華民族的漢字書寫和審美體驗等。寫書法是寫給人看的,不是做表演的。古人唯美是求,他們寫完書法以后,只要自己認為不美或者別人看不明白的,就會撕掉。包括像西方的畢加索、卡夫卡,也經常撕掉自己認為不好的畫和文字。
 
  第一,書法要表現中國的“中和美學”經驗、中和之美的經驗。可以看一下浩瀚的中國書法史,在敦煌寫經文獻里面,很多字是由民間人抄經書寫,寫的不入流,達不到藝術水準,但還有些歷史文獻價值得以保存。歷代官方抄經、寫經有嚴格的考試制度,不是隨便一筆爛字可以書寫的。因此,真正的書法家應該通過刻苦的練習征服自己,達到中國書法的最高境界去表達中國經驗。
 
  第二,中國書法應該向世界傳達中國優美的國學思想,我主張尤其要傳達經史子集中的中國經驗。文化書法倡導寫經史子集,尤其是經史子集中的中國經驗,出經入史,通過書法傳承中國文化美麗精神,并送到千家萬戶乃至國際中去。
 
  第三,把中國氣魄、中國品格、中國風格和中國美學的特色向全球表達。中國的青銅器、青花瓷,還有中國的水墨,才是真正的中國風格和氣派。中國文化大部分都是水墨,中國應該大量向海外傳播中國水墨藝術,尤其是大道至簡——黑墨寫白紙的書法!努力一步一步可持續地傳導中國經驗。
 
  蘭:國家越來越重視文化身份、文化立場、家國情懷,這些怎樣呈現在書法當中呢?
 
  王:漢字書法是最具有中國身份、中國血脈、中國文化DNA的一門藝術,也是最干凈的一門藝術。漢字的優美典雅書寫牽動14億國人的心,看到漢字我們就能感受到我們的文化身份、文化地基和家國情懷。文化身份、立場和家國情懷表征在書法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防止漢字被“虛無化”、減魅化。近代以來,由于漢字從過去的“神性”變成現在的“罪性”,過去懂文化的人都是一些高人精英,近代以來,由于全盤西化,導致了一部分國人急于廢除漢字,大搞漢字拼音化、簡化化,導致漢字處于危險中——如果漢字被廢除,國人開始寫拼音,楷書、隸書、篆書、草書將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我們說漢字是方塊的魔方,為的是防止中國“漢字文化圈”的分崩離析,防止周邊國家慢慢廢除漢字,防止由于我們對漢字不珍惜而成為千古罪人,當然應堅持漢字書法,因為書法的“書”字本意就是文字,就是文字的優美書寫。
 
  第二,中國古代很少有所謂的職業書法家,王羲之是右將軍,顏真卿是大將軍,懷素是高僧,張旭是文人,蘇、黃、米、蔡都是文豪,沒有什么職業性地專門寫書法的。當然,唐代馮承素、趙模、諸葛貞、韓道政、湯普澈可稱為專職書家或臨書家,他們奉旨勾摹王羲之《蘭亭序》數本,太宗以賜皇太子諸王。但這些類似工匠的書家沒有形成自己書法美學風貌,而且在書壇的地位是很低的。而初唐的褚遂良、歐陽詢、虞世南,都是大臣,地位很高。可以說,書法最早是從學者中來的,是精英文化。中國古代的文化和書法關系比較緊密,古話說得好,“技近乎道”,技法要和道相通,毋庸置疑,書法和文化有緊密的本體依存關系。
 
  第三,鑒于當今中國書法市場化、惡俗化、做戲化太多,比如用雙手寫字、耳朵寫字、腳丫子抓著筆寫字等都是反文化的。要讓那些歪門邪道或者雜耍的書法沒有市場。北大書法所嚴謹求實的書法教學工作,要求“文化書法”以文化為核心展開書法的翅膀,主要的目的是讓文化飛得更遠。我把書法稱之為微言大義——用完美的形式表達出來的精神境界。
 
  第四,書法是全民教育最好的方式。我們知道,在德國人人學鋼琴,施坦威鋼琴成為德國人藝術身份的驕傲——孩子們必須彈鋼琴。德奧出過貝多芬、莫扎特、巴赫等音樂大師,音樂傳統源遠流長。中國是書法原創國,出過王羲之、顏真卿,蘇東坡、米芾、王鐸等,是書法文化大國,是全世界絕無僅有的書法原創國和書法傳播國。全世界其他國家的書法都是從中國傳播過去的,我們應該倍加珍惜書法這一國粹。
 
  第五,書法具有中國文化的外宣功能,是孔子學院在海外教學最重要的工具。外國學生、市民拿起毛筆寫中國書法,同時也是在傳播中國的漢字和漢字文化,因為寫漢字就是寫篆書、楷書、隸書、行書、草書。可以說,書法是中國文化全球化的一個重要的工具。我們不僅要把書法當做一種技藝來傳播,更要以中國文化做底蘊來傳播我們的書法。
 
  第六,書法是青少年修心養性的重要工具。我們知道,小孩寫書法很重要,多動癥的孩子很多,寫書法有助于其安靜下來。書法是很神奇的藝術:毛筆,手肘、手腕必須懸空將字寫到格子里邊,這對一個人的意志力、恒定力、專注性等的培養,都非常重要。中小學學生拿起毛筆,安安靜靜地坐在書房里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在萬籟俱寂當中學習書法,這對中國的新生代具有調養性情、修身養性的重要功能。孩子們通過書法教育的導入,每天寫得都是神圣的詞、偉大的詞——厚德載物、自強不息、登高行遠、更上一層樓等,天天和美好的詞語打交道,“近朱者赤”,使得書法成為一把打開民族文化靈魂,教育孩子們的重要鑰匙。
 
  第七,和老人的長壽文化有關。全世界那么多人去找長壽之方,最終失敗,事實上,一支毛筆就可以讓人長壽,何樂而不為呢?唐朝人均壽命40歲,而歐陽詢活了85歲,晚唐柳公權活了88歲,顏真卿活了78歲,還是被殺害的。五代的楊凝式活了80多歲,明代的文徴明則享九十高壽。明清兩代書畫家、高僧和帝王的壽命進行比較的結果是:書畫家的平均壽命為79.7歲,高僧為66歲,帝王不足40歲。相比之下書畫家最長壽。當代人也如此,中國書協第一屆主席舒同93歲,第二任主席啟功享高壽93歲。著名學者書法家季羨林享高壽100歲。書法是養生的,更人性,更生態。人類必將走出西方導向的丑怪書畫、狂怪音樂,人們會喜歡潤物細無聲的書法,在八面出鋒、陰陽向背中充滿了中國哲學意味的書法。當今世界人們大多在消費主義中做加法,導致太多人過勞死。而書法一支毛筆、一張宣紙、一瓶墨水,白紙黑字,損之又損,那就是道——書法之道。
 
  第八,書法收藏具四大效能:書法為貴人所書吉語佳句、家風家訓,“乃人之衣冠,家之氣象”,有文化興家之效;書法在家庭文化傳承中是聆聽“圣賢之言、祖宗之訓”,有室雅人,代代傳福之效;書法勵志自強,修齊治平、提升家境,起興旺發達之效;“倉頡造字,天雨粟,鬼夜哭”:文字可驚天地泣鬼神!家中書法正能量有祈福趨吉鎮宅之效。書法收藏傳遞中國文化密碼和新型價值提升。我強調書法的文化屬性和書法的文化擔當,以及書法人的歷史責任感和漢字文化圈認同感。我認為,書法是一種愛的傳遞,因為人家拿您的書法掛在墻上,要看一輩子,還作為傳家寶。
 
  劉熙載說,“書,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也”,就是說書法與人有根本的關系,書中有其品、有其神、有其境。這意味著,書法的深處有深厚的人文關懷。于右任先生有首學書法的詩:“朝臨石門銘,暮寫二十品。辛苦集為聯,夜夜淚濕枕。”為什么學書法會有“夜夜淚濕枕”之感?為何編集成聯頗感辛苦?因為技藝后面有著寬廣的對文化精神之摯愛,編集成聯需要有深厚的文學修養和審美感悟。進一步說,書法技藝雖是小道,但它的文化土壤是依仁游藝的人生。書法具有的人文關懷的表達形式是“雅”,那種以俗為高、追腐為奇的玩世書法,是難以落入法眼的。
 
  中國自己的文化必須走出文化自卑主義,文化不自信主義。還需看到,西方長期以來堅持“去中國化”思路,將中國文化和藝術邊緣化。更嚴重的是,西方壟斷了文化評判權和話語權,所以中國藝術家只有得到西方人認可和熱捧,才出口轉內銷在國內走紅。似乎中國文人介紹中國藝術家,沒有影響力,中國文化話語旁落和被冷淡,理論家和藝術家被西方邊緣化,這種狀態必須改變!中國需要一些真正懂文化的理論家、批評家和領導人,要重視真正懂書法、懂文化的人,建立自己的評價體系,發出中國書法的聲音!
 
  蘭:感謝王教授為大家分享了北大書法教學成果以及高考中有關書法的信息。這次訪談是本報“當代書法教育大家談”的第一站,近期,我們將對全國其他美術院校進行專訪,希望通過系列訪談來呈現當代書法教育現狀及成果,已而推動書法教育的健康發展。
[責任編輯:編輯部]

關于我們 法律顧問 服務條款 人員查詢 廣告服務 文件下載 合作伙伴 網站導航 版權所有 聯系我們

有害短信息舉報 抵制違法廣告承諾書 版權保護投訴指引 網絡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批準:中華人民共和國工信部 | 備案號:京ICP備11000545號-7 | 新聞監督電話:010-57280465 |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 國 發 布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5 by chinafab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王素英中多少五百万 黑龙江体育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工具 山东11选五体彩官网 大资本配资 12257期体彩排列5 上证指数的名词解释 河北快三开奖今天 广东十一选五技巧规律 神火股份股票股吧 1分快3精准计划网 股票涨跌的机制 云南11选五5中奖规则 江西体彩多乐彩基本走势图 基金配资比例 贵州快三的开奖结果 十一选五前三组万能码